熱門搜索: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
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: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

眾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燈》曾風靡華語世界,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...

劉心武:《續紅樓夢》不為個人價值

很長時間以來,劉心武與《紅樓夢》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,他并不抗拒“紅學家”的頭...

《三體》引發討論:世界科幻文學中心將在中國?

作者:蔣肖斌   發布時間:2015年09月18日  來源:中國青年報  

一直默默無聞的科幻文學因為《三體》的獲獎而驟然熱鬧,這股熱潮的背后,中國的科幻文學真的要走向世界了嗎?日前,中國作家協會和《光明日報》文藝部共同舉辦“《三體》與中國科幻原創力研討會”。

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李敬澤坦言,科幻文學在中國一直是比較偏僻的門類,評獎時也被放在兒童文學獎的分類中。但實際上,科幻文學有一個相當數量的固定讀者群體,只是沒有整體性地進入大眾的文化視野?!度w》的出現打破了這一點。他說:“《三體》的獲獎,使人們意識到,這部作品本身是值得研究的。而由這部作品出發,如何看待中國的科幻文學,如何看待科幻的想象力在中國文學發展中的現狀和前景,則是更值得我們深入探討的。”

李敬澤認為,科幻不僅是站在一個國家的角度去思考問題,而是站在整個人類文明與未來的高度之上。“從這個意義上來說,只有那些強大到對本國和世界的未來能承擔起責任的大國,才會有足夠動力去展開這種關乎人類、世界、乃至宇宙命運的想象力。”李敬澤說,“這樣的文學思維在歐美文學中比較常見,在中國的新一代作家中也正越來越突出。”

從類型文學的角度,中國在晚清民國就已經有科幻小說,著名報人、小說家包天笑就寫過《世界末日記》《空中戰爭未來記》等。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張頤武說:“劉慈欣的作品是中國發展到一個新的歷史高度后的產物。中國近代史一百多年的苦難,文學把現實寫得可歌可泣;但中國發展至今,中國的年輕人需要更廣闊的視野,一個國家也需要走向星辰大海去重新看待世界。”

“我們總是講中國文學要走向世界,其實中國文學就是世界文學的一部分。莫言得了諾貝爾獎,我們對諾獎‘脫敏’了。劉慈欣拿了雨果獎,我們對這個獎也‘脫敏’了。中國的底氣會越來越足。” 張頤武認為,劉慈欣的小說包含的依然是中國情懷,是中國人對世界的看法。“他筆下的年輕宇航員為了國家,把飛船撞向太陽導致黑子爆發,從而改變戰場格局。這是民族國家的認同,這也并不妨礙其小說的國際性。”

《科幻世界》副總編輯姚海軍介紹,科幻文學與工業的發展密切相關,它誕生于作為工業革命起源地的歐洲,在二戰之后重心轉移至美國。2007年,《科幻世界》雜志社在成都承辦了“國際科幻·奇幻大會”,來自美國、日本很多著名的科幻作家、雨果獎獲得者參會。

“他們發現,中國的科幻作家和讀者都是非常年輕的群體,并感慨世界科幻文學的中心將來會在中國。”姚海軍說,“中國科幻的底子薄,但有一群世界性的作家和作品,像王晉康、劉慈欣、韓松……同時有非常龐大的市場需求,特別是這幾年科幻電影的培養,所以這一塊將是發展的空白地和生長點。”

北京大學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發現,市場化轉型后,期刊文學整體衰落,但有三個例外,《啄木鳥》《今古傳奇》《科幻世界》。這三本期刊恰好對應了三種文學類型:偵探、武俠、科幻。當網絡文學興起后,文學類型有了一個爆炸式的增長,但這三種類型在網絡上并不發達,從某種意義上而言是衰落了,卻在紙質傳媒中堅守住了陣地。

“網絡文學吞并了紙質文學很大一部分,但科幻文學保留了一個小眾的、精英氣質的空間,有成熟的作者和讀者群,版權要得到保護。”邵燕君的困惑是,科幻文學能否進入網絡空間。“也許在一個有著大量粉絲群和作者群的生產機制中,有利于形成后繼有人的隊伍”。

《文藝報》總編輯、評論家梁鴻鷹認為,科幻的核心是追求未知和未來。而作為文學,它仍是在勘探和挖掘人性。“科幻的優勢在于突破,對抗社會的不公正、不完善。它并非針對現實社會,而是篤信一個永遠值得追求的未來。”梁鴻鷹說。

北京師范大學教授、科幻作家吳巖呼吁:“我們真的太需要科幻文學專業委員會,高校里設置相關的科幻文學教學,一些機構設立科幻文學獎……只有在多方不斷促動下,我國科幻文學才能很好地發展,而科幻文學對中國是大有益處的。

網友評分:

0人參與  0條評論(查看)  

網友評論
點擊刷新驗證碼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    匿名評論      已輸入字數: 0

相關文章
国际棋牌 拼牛安卓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