熱門搜索: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
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: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

眾所周知,天下霸唱的代表作《鬼吹燈》曾風靡華語世界,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...

劉心武:《續紅樓夢》不為個人價值

很長時間以來,劉心武與《紅樓夢》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,他并不抗拒“紅學家”的頭...

中國的阿加莎在哪里

作者:任潔   發布時間:2011年08月10日  來源:中華讀書報  

我們并不缺乏熱情的推理讀者,無論是實體書店的銷售數字,還是網絡平臺的讀者反應,都可以看出,國內的懸疑推理讀者是眾多的。但是為什么這些讀者偏好外國翻譯作品,卻對國內的作品沒有太大興趣?

懸疑推理來源于英語mystery,這個詞泛指神秘事物,在圖書出版方面被定義為懸疑小說,推理小說,犯罪小說等驚險小說。在英美日等國,懸疑推理小說為非常主流的作品,市場上有大量作品,也不乏暢銷作者:以柯南道爾,阿加莎為代表的傳統經典推理;以“本格派”與“變格派”為代表的眾多日系推理;以及以丹·布朗為首的懸疑解密類推理。這些作者的作品都在其國內,乃至全球都具有重大的影響力。這些經典的推理作品也影響了中國國內本土的推理小說市場。在中國,這些作者的作品幾乎每一本都被翻譯出版,且擁有極其龐大的讀者群。而對本土的推理小說市場,我們每年也有大量的書籍上市,卻大部分市場銷量平平,鮮有暢銷作品。國內懸疑推理小說的現狀,也是一件值得我們反思的事情。

首先,我們并不缺乏熱情的推理讀者,無論是實體書店的銷售數字,還是網絡平臺的讀者反應,都可以看出,國內的懸疑推理讀者是眾多的。但是為什么這些讀者偏好外國翻譯作品,卻對國內的作品沒有太大興趣?

通過對國內推理小說市場的了解,筆者發現,國內該類作品的出版量雖然眾多,但是大部分的作品良莠不齊,國內懸疑推理作者常用的描寫手法,往往是例如通過增加荒誕的元素來吸引讀者的眼球;運用忽然轉折的情節來彌補推理邏輯的不足;用蒼白的解釋來彌補硬傷和漏洞。作者實力的欠缺導致大批懸疑推理作品開篇精彩,后續不足,寫到最后更容易虎頭蛇尾,難以經受市場的考驗。國內的懸疑推理讀者大部分為成年人,閱讀面和知識面都很廣,他們已經看過了諸多國外推理小說名著,對故事的要求頗高,很多故事過為平庸,無法讓讀者滿意。這就讓我們不得不正視,國內作品和國外作品有一定的差距,我們的市場缺乏更多的精彩作品。

但是否國內的懸疑推理作品都為糟粕?這種說法也不盡然,近些年,國內的懸疑推理作品還是有眾多的名家,以及一些新星的涌現,一些懸疑推理類的原創暢銷作品也在不斷出現?,F在國內的懸疑推理作品大體可以分為兩類,一類作品較重懸疑,另一類作品更重推理。懸疑小說以蔡駿和南派三叔為佼,前者的代表作《荒村公寓》《蝴蝶公墓》等,后者的代表作《盜墓筆記》《大漠蒼狼》等。這類作品往往重懸疑探險而較輕推理,用貫穿始終的懸念吸引讀者,故事中結合了知識性、神秘性,稍有些恐怖性。從天下霸唱的《鬼吹燈》到蔡駿的《人間》,國內眾多的懸疑作品已經做到了暢銷與常銷,且被翻譯為了多國語言。但是現在很多的懸疑作者走入了一個誤區——過分的追求作品的恐怖懸疑刺激,對于結尾的揭秘潦草敷衍,讓讀者大呼上當。

這類作品市場上眾多,就連一些重要作品都有此現象。例如蔡駿的代表作《天機》,以及南派堂的《怒江之戰》皆有如此問題。故事的開篇疑云密布,當把所有的奇異神秘現象和伏筆用科學和理性解釋的時候,卻讓眾多的讀者失望,浪費了一個好的故事開端。當然,總體來說,以上兩部作品還是合乎邏輯的作品,文筆和懸念的設置相當精彩,銷量也十分不錯。

但是市場上大部分的作品卻是瑕已掩玉,當小說只有了恐怖刺激,也就只有了虛華的皮囊,恰恰失去了最能夠吸引讀者的內核,成為了快餐讀物。雖然有時候能夠憑借作者的出版資歷加以宣傳騙取讀者購買,但是這樣的生意基本只能做一次,第二次讀者們就會繞道而行。

出版的作品還是需要更多的知識性、邏輯性和真實性,這樣才能讓懸疑推理小說擁有更多忠實的讀者。

和這類懸疑小說不同,市場上亦有一部分作品以純推理為主。這類作品與其他的文學形式相比較,對作者的要求較高,不僅需要作者的文筆好,情節構思精巧,有懸疑之處,特別要有極強的邏輯性。

在中國,推理小說鮮有傳統名家。有部分的推理作家的推理故事陷于陳舊套路,過于鄉土化描寫,以農村、小鎮小城等地為背景,用樸實的文筆描寫紀實類刑偵故事,很難與現代讀者口味接軌,此類作品已經逐漸被市場所淘汰。正是如此現狀,推理小說的市場需要培養,讀者需要引導,相比于懸疑小說,該種分類更加需要出版商和作者的耐心。無法耐住寂寞的作者就會被市場所遺忘,例如以細膩情感推理見長的鬼馬星,就因為作品難以提升而被迫進行轉型,進行定位的轉變,由推理小說轉為言情推理小說,讓很多鐘愛其推理作品的讀者十分遺憾。

但是近些年,推理小說也不乏優秀的作者,其中以徐然、雷米為典型代表。從《婚天暗地》到如今的《活肝》《殺手挽歌》(天津人民出版社2011年4月第一版),徐然每一部書都帶給讀者驚喜,連續的優秀作品,最快的進步速度,越來越成熟的故事結構,讓其獲得越來越多讀者的關注。徐然也被譽為繼蔡駿之后,最具潛力成為懸疑推理類暢銷書作者的作家。

筆者認為真正精彩的推理故事一定是開頭吸引讀者之后,高潮飽滿,結尾激動人心,即使讀完了最后的篇章,依然留有余味。讀者們更希望的是聰明的作者帶領他們去進行秘密的探查,挖掘心靈的感動與共鳴,給人以震撼與力量,帶給讀者最大的閱讀快感,而徐然的小說恰恰符合了這些點。其代表作《殺手挽歌》一書,是近年來最為驚艷的推理小說作品。與市場上偽推理,真恐怖的作品相比,這部小說恰恰是以硬推理見長。徐然的作品注重于現實,在這一點上,與東野圭吾有異曲同工之處。但是結合作者社會學博士的背景,就會了悟,為何眾多作者的短板卻成為了徐然的長處與優勢。當一部推理作品加入了心理和社會等因素之后,就不僅僅是一本單純的娛樂小說,這就令《殺手挽歌》成為真正值得讀者看第二遍的故事。

除去徐然,雷米的作品也吸引了眾多的讀者,他的故事更為男性化,理性而毫不忌諱地揭示了種種人性中的黑暗,讓人震撼。在國內的推理作品中,很多的故事或是重視道德規范而被束縛了手腳,或是加重了聳人聽聞的案情描寫而輕視了人性和心理。而雷米卻可以把故事,案情等因素很好結合,只是十分可惜,相對于其他作者而言,雷米較為少產,如果有持續的作品跟上,會對其在市場上的銷量和地位更為有利。

以上僅僅是從市場和作者以及作品細類上進行分析,中國推理小說現狀的形成,究其原因是眾多的,除了讀者的閱讀喜好,作者作品自身的問題以外,市場外圍也有眾多的不可控因素。媒體把目光大多集中于所謂的名家和老作者,而對于新人作者關注不夠;缺乏有利的市場引導,市場上的糟粕太多,需要讀者去大浪淘沙;盜版叢生,對實體出版特別是暢銷作品有所打擊,這些因素都影響了懸疑推理市場的健康發展。

但是只要正視問題,進行反思就能進步。無論是讀者還是作者,放在中國,數字都是巨大的,希望在不遠的將來,中國也有更多和世界各國媲美的懸疑推理暢銷作家。

網友評分:

0人參與  0條評論(查看)  

網友評論
點擊刷新驗證碼

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    匿名評論      已輸入字數: 0

相關文章
国际棋牌 拼牛安卓版